天堂寨游记

美丽并不远,来这里,伸手可见。—天堂寨,国家AAAAA级风景区

天堂寨,纯净中的芳香

2013-9-24   浏览:6127

    深山,密林。

    飞湍深瀑,古树幽径,人迹渺远。
    这便是神秘的天堂寨。
    进山的时候,陪同我们的那位管理处负责人说:要是晚来一两个星期,这山里的兰花开了,进来,可是满山异香啊。
    可是,我却不以为然。因为,兰花见得多了,国兰、洋兰,家乡的大棚里有的是,花店里摆得满满当当的了。然而,在此时此地,满山遍野的春花,以一种极为铺张的情感向我展现了大山的热情,令我感到了一种奇异的满足。
    山路蜿蜒,前后左右皆是开满山花的山头,桃花、樱花、杏花,红如霞,白如云,黄如金。车穿过一个个流金泻玉吞霞吐翠的山头上,如行画中,是远比《白云红 树图》更为多彩的画卷——当初见此图,那暖暖的色彩,那无以形容的恬静,是曾经让我怦然心动的世外桃源的境界。而今,却是有幸身临其境了。
    身入其中,细看来,有的只是树,不是花,只是那新生的枝叶,嫩黄嫩黄的,宛如黄花盛开在枝头。那金女花,终于有缘近距离亲密接触,枝上有花无叶,像极了冬日 的腊梅,只是花穗成串,花朵远比腊梅繁盛。同游的说,到四五月间,这里杜鹃开了,那景象更为壮观。导游却说,这里,一年四季都有花开,终年都能闻到花香。
在白马坡前下车,真正开始这趟旅程。导游介绍,集国家森林公园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风景名胜区为一体的天堂寨,是华东地区最后一片原始森林,“极目山河 纵大观,吴楚东南第一关”,有“植物的王国、天然的氧吧、动物的乐园、云雾的海洋、圣水的世界、杜鹃花的领地、娃娃鱼的故乡”之美誉。
    走过门扉紧闭的小街,便有一条青石小径蜿蜒林间。深林幽静,溪水潺潺之声破空而来。循声而望,却见一道白色的清流便在脚下,疏枝繁叶遮掩其容颜,令人未能见其庐山真面目,却掩不住那一片清脆的歌唱。
走得深了,那溪水终于触手可及。而且,哗哗的歌唱愈益响亮雄壮。抬头之间,一道飞流正穿越繁枝碎叶扑入眼目,一片迷蒙的雾气和无限的凉意将人笼罩。九影瀑、玉女潭……一一走过。
难得的是,一路上,很少见到人工堆砌开挖的痕迹,只是清水、深林,纯净自然。一种原始的纯粹。难得的清净自然啊!
    而后,是坐缆车观赏山景,登上皖鄂交界处、江淮分水岭,体会一览众山小的豪情。岭上,一片苍松郁郁亭亭,松下黄土霜色晶亮,金女花含苞待放,据导游介绍,才知道山上因为温度原因,花开得晚,所以,只能看得见一片绿色,那些花色还未向游人打开呢。
    记不起是在哪片瀑布旁边,一个名字、一阵奇香将我的心灵全部俘获,那些珍稀的栎树、紫茎,那些鬼斧神工、造型特异的景观树,那高大古稀的高山杜鹃,都已 经失去了它们的吸引力。那是一株开满了金色花朵的树,那花朵,像一道金光,照亮了幽暗的密林,霎时震撼我因疲惫而阑珊的神经。
金色亮丽的花朵,一簇簇,在柔软的枝头昂首挺立。忍不住走上去,握住一株花茎,轻轻的抚摸那纤细的花簇,绒绒的柔软穿过手心。
    那金色的花朵,如这春日的阳光,照亮了幽深的密林,驱散了清晨的雾气,也温暖了一颗因行走而疲惫的心。
    站在冷凉的山风中,回首山下,那淙淙的山泉旁,有一颗小小的太阳的闪光。
    蓦然回首,恍惚将,飞雪飘飘,林海阑干,一片冰天雪地,那飞瀑静止成一道垂直的冰挂。这些柔软的枝条,是怎样坚强地将冰冷化为绕指的柔情,并且贮藏了满怀的阳光与芳香,冲破冰层,第一个迎接春风。
    金寨瑞香,竟然是在冰雪初融的山林里傲然独领春风了。
    一直喜爱瑞香,家里就有一盆金边的品种,浅紫淡粉的花色,岁末年首,在温暖的室内飘香。还是第一次看见金色的瑞香,却在这幽秘冷寂的山林。这份蓦然相遇的惊喜,让我再也不记得其他的美景。
    王次回《塞词》有“个人真与梅花似,一片幽香冷处浓。”不知诗人若然来过山中,会不会将歌咏的主角更改。而我,在此时此地,却固执地认定了,冷处最佳的,确非这金寨瑞香莫属。“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”,这样的赞誉,给予瑞香,也是最最切合的。
    驻足之处,有一些许多游人走上前来,驻足,品香。听得导游小姐提醒:这种树枝条太柔软了,许多游客都喜欢将它打结,这样,就影响了它的生长,导致它的枯死。是的,眼前就有一枝枯死的枝条,没有花,没有叶。
    我忍不住俯下身去,轻轻的解开其中一个缠绕的结。只是,今日这一个打开了束缚的柔枝,明天,是不是依然还会被缠绕打结,我不无担心。好奇心,破坏性试验,是人类不可救药的顽疾。只是,这些,足以使一些珍贵的生命窒息。
    归途中,再次经过那片花朵的身旁,悄悄摘下一簇小小的花朵,珍重地放进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中。
    虽然没有遇见兰,却得见一份绝色的金寨瑞香,也不虚此行了。
而今,多少天过去了,那朵金黄的花束,总在我的案头、在梦中芳香着。它的躲藏,它的柔弱,又总让我牵挂着,担心着。忍不住,再次把它留下来,在我的文字里。